盈投控股入局古越龙山背后:经营乐百氏四年无果,曾夺上市公司控制权

盈投控股入局古越龙山背后:经营乐百氏四年无果,曾夺上市公司控制权
原标题:盈投控股入局古越龙山背后:经营乐百氏四年无果,曾夺上市公司控制权 图片来源网络 出品 | 搜狐财经 作者 | 李之泽 曾经试图“自救”的古越龙山最终向外界伸出援手,但盈投控股抛出的究竟是“橄榄枝”还是“毒藤条”? 5月26日晚间,古越龙山发布公告宣布,公司拟引入深圳市前海富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富荣)、浙江盈家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盈家科技)作为公司战略投资者。 早在此前,古越龙山向前海富荣及盈家科技定增发行1.62亿股,募资约11.42亿元用于黄酒产业园项目(一期)工程建设。 资料显示,前海富荣和盈家科技构成一致行动关系,合计占比总股本16.67%。由此其背后的盈投控股成为古越龙山第二大股东。 古越龙山表示,更看重作为乐百氏的实控人盈投控股的渠道。不过搜狐财经发现,盈投控股控制乐百氏也只不过是半路接盘,其背后还曾有向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逼宫的历史。 高端化失利,古越龙山自救受挫 早在今年2月,古越龙山就已经披露向前海富荣和盈家科技定增发股,以期望引入战投的公告。 同一时间段古越龙山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周娟英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位。 而在周娟英之前,2019年12月25日,古越龙山就曾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柏宏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总经理职务。柏宏仅在古越龙山任职一年半。 对于高管接连辞职一事,古越龙山向外界表示,柏宏卸任古越龙山总经理是正常人事调动,调任职中国绍兴黄酒集团有限公司(古越龙山控股股东,以下简称绍兴黄酒集团)副总经理,而周娟英的离职则是因为到了退休年龄。实际上周娟英辞职时不满55岁。 对此,酒业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还是对业绩不满,公司近年来业绩不佳,希望更换高管提振业绩。” 2018年,绍兴黄酒集团曾为古越龙山树立目标,三年翻番。为此,柏宏就任古越龙山总经理期间对古越龙山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其中最受市场瞩目的是推售价高达1959元/瓶高端黄酒产品。 但是这些改革都没有改善古越龙山的业绩。 2017年至2019年,古越龙山的销售费用连年增高,分别为2.15亿元、2.98亿元和3.5亿元。但实际上同期古越龙山的营收分别为16.4亿元、17.2亿元和17.6亿元,增速分别为6.65%、4.87%和2.47%,增长逐年放缓。 按照如此进度,绍兴黄酒集团为古越龙山树立的三年翻番的目标必然不可实现。这时候引入战投成为了古越龙山的新选择。 半路接盘乐百氏,盈投控股如何帮古越龙山开拓市场? 今年2月,古越龙山向前海富荣及盈家科技定增发行1.62亿股,募资约11.42亿元用于黄酒产业园项目(一期)工程建设,将新增10万千升黄酒原酒、12万千升小包装灌装产能。 其中前海富荣拟认购7.91亿元,占比总股本11.55%;盈家科技拟认购3.51亿元,占比总股本5.12%。 相较于扩产能,古越龙山更看重的是投资者的渠道能力。 古越龙山坦言,新增产能的消化问题系本次募投项目未来经济效益实现的核心问题。战略投资者前海富荣和盈家科技将在销售渠道、资源等方面为古越龙山的进一步发展提供重要动力。 资料显示,前海富荣和盈家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郭景文,两家公司构成一致行动关系,合计占比总股本16.67%。由此郭景文也成为古越龙山背后的第二大股东。同时郭景文及其关联方盈投控股曾运营安吉尔净水器和乐百氏饮用水两大知名品牌。 古越龙山在战略合作约定中表明,郭景文及关联方盈投控股通过运营“乐百氏”及“安吉尔”等品牌,建设了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在全国建设了上万个销售网点,覆盖上亿消费者,特别是在快速消费品领域具有相当的渠道资源。 “其在食品饮料领域的产业背景、管理经验和行业资源,能够为公司的布局发展和战略转型提供全面的支持和保障。”古越龙山在公告中如此表述。根据约定,郭景文及盈投控股将帮助古越龙山在“江浙沪”以外的“非黄酒传统消费区域”开拓销售渠道。 但是,帮助古越龙山开拓销售渠道并非易事。 其中一大难题是黄酒品类的局限性。 2019年,全国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总计2129家,累计完成产品销售收入8350.66亿元;其中黄酒生产企业总计110家,累计完成销售收入173.27亿元。收入规模方面,黄酒行业收入仅占全国酒行业收入的约2.07%,远低于白酒、啤酒占比。 除了市场规模小,黄酒品类还存在区域壁垒。江浙沪地区是黄酒的主要销售区域,同时也贡献了古越龙山大部分业绩。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古越龙山在江浙沪地区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是71.52%、73.29%和67.23%。 酒业营销专家蔡学飞认为黄酒市场长期难以突破,根本问题出在黄酒的品类定位,以及消费者教育层面比较滞后,没有完成市场培育的情况下,渠道的建设只是末节。 “古越龙山作为中国黄酒的头部企业,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引导黄酒的品质提升以及拓展用酒场景层面,也只有这样才能壮大黄酒品类,实现自身的跨越式发展。”蔡学飞表示。 另外一点,经营乐百氏的盈投控股除了为古越龙山提供渠道之外,可能并没有成功运营的经验可以借鉴。 上个世纪90年代,乐百氏曾和娃哈哈齐名,那时候乐百氏拥有酸奶、AD钙奶、纯净水等多种产品,其中瓶装纯净水为主打产品。经历了1996年-1999年快速成长期后,乐百氏瓶装纯净水以超过30%的市场份额占据同业第一。 2000年乐百氏被达能收购后进入下坡阶段。2013年,乐百氏宣布只保留饮用水业务。2016年11月,达能甩包袱,将乐百氏品牌及6家乐百氏工厂整体出售给盈投控股。 坦白说盈投控股也只是乐百氏的半路接盘者。彼时业界以为,乐百氏未来会成为盈投饮用水业务的核心组成部分,并与其净水器业务形成协同效应。 但事与愿违,盈投控股接盘后,乐百氏虽然持续桶装水的生产和销售,但已经彻底失去了瓶装水市场。直到2019年乐百氏才重新启动瓶装水业务。 青山资本的研究报告显示,在瓶装水行业,农夫山泉拥有高达26%的市占率,位居行业第一。随后的怡宝占21%、百岁山占10%、康师傅占9%、冰露占9%、娃哈哈占7%。这六家已经占据瓶装水80%以上的市场。乐百氏重启瓶装水业务也难以与巨头们重新抗衡。 控制乐百氏四年,盈投控股从未披露其经营业绩,桶装水业务成为其仅剩支撑业务。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搜狐财经:“目前市场上很难看见乐百氏的产品,换言之,盈投控股运营下的乐百氏并不算成功。” 盈投控股运营的乐百氏不见起色,进入古越龙山会带来转机吗?这显然也是一个未知数。 背后的“瑞福德系”和逼宫天科股份 郭景文通过前海富荣和盈家科技持有古越龙山16.67%股权。而在其背后,郭民和盈投控股才是真正的核心。古越龙山公告也披露两者为亲属关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早前报道,郭民是早年资本市场“瑞福德系”的灵魂人物,后创立的盈投控股成为其新的资产平台。 早年郭民的“瑞福德系”控制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是*ST盛润(如今更名富奥股份)。据报道,2003年,深圳市国有企业莱英达集团(*ST盛润曾用名为莱英达A)进行改制,郭民通过瑞福德集团取得*ST盛润的控制权。 在瑞福德集团控制下的*ST盛润业绩并没有改善,反而成为郭民的敛财工具。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郭民从*ST盛润中先后剥离安吉尔饮水机和嘉年印刷,并装入瑞福德系新的资本平台——盈投控股。 2011年,瑞福德集团最终将*ST盛润卖壳给一汽集团下属零部件公司富奥股份,公司由此改名富奥股份。 盈投控股成为郭民新的资本平台。资料显示,盈投资本还是昊华科技(曾用名:天科股份)的第二大股东,而且此前还曾一度向昊华科技控股股东“逼宫”。 早在2003年,瑞福德系就已经介入天科股份。到了2006年盈投控股(时名为“深圳愿景投资”)借股改之机,受让了深圳市华润丰持有的天科股份21%的股权。 到2007年,郭民旗下的瑞福德系和盈投控股第一次向天科股份管理层进行逼宫。 2007年9月,天科股份曾公告称,持有公司23.13%的西南化工研究院已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而成都愿景科技、成都美辰科技和沈阳易捷电子机械(均为郭民控制的瑞福德集团和盈投控股子公司)合并持有本公司24.51%,其推荐的董事在罢免并更换董事长、年报等董事会重大决议中高度一致。 在上市公司的无奈之下,同年中国化工子公司昊华化工集团通过股权划转代替西南化工研究院成为天科股份大股东。盈投控股需要挑战的目标变成了实力强大国企。 在2013年9月,盈投控股又一次向昊华化工集团的控股地位发起挑战。其突然增持天科股份100.1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4%),持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3.19%,一举上位成为天科股份第一大股东。 2014年5月,中国化工方面开始通过增持反击,最终中国化工旗下的中化资产和中国昊华以共计31.97%的持股比例,拉大了与盈投控股之间的持股差距。 从*ST盛润到天科股份,可以说郭民的资本游戏并不算光彩,本次趁机介入古越龙山的混改,一举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其背后的动机也难以揣测。 但古越龙山在本次战略合作公告中披露,前海富荣、盈家科技、实控人郭景文和关联方盈投控股承诺,本次战略投资不以谋求古越龙山的控制权为目的。 古越龙山亦在公告中称,引进战略投资者工作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绍兴黄酒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不变,持股比例自41.39%降低至34.73%,仍显著高于前海富荣及盈家科技,超出的持股比为18.64%。因此,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 但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股权变动是古越龙山上市23年来,二股东的持股比例首次超过5%,这也是古越龙山股权结构首次大规模变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revious Article